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这几年不断见到一些党政官员、公职人员举行宣誓仪式,其内容既有如何忠于职守,也包括反腐倡廉,或内部进行,或公开报道,甚至有电视实况转播者,据说有的已形成制度。但效果如何不得而知,至少并不明显,甚至有誓言尚未见效,领誓者已被双规、进了班房的。

其实宣誓只是一种形式,它的基础是人的信仰。有了信仰,宣誓方能生效,否则就与儿戏无异,越隆重越公开破坏性越大——结果必定是使更多的人不再相信这类宣誓。

宣誓是不少民族由来已久的传统,来源于古人对神的崇拜和信仰,所以宣誓就是向神表明态度,作出保证,其前提就是坚信神听到了这些话,并且随时都在监视着起誓者的行动。所以可以直接向神起誓,或者秘密宣誓,只要神知道就行。但帝王或公众人物往往会公开宣誓,甚至将誓言留诸金石,昭告天下,传之后世。一方面是表明自己的诚意和决心,可以接受众人的监督;同时也要证明自己已经得到了神的庇佑,因为只要按誓言行事,就必定能得到神助。誓言不同于祈求,祈求可以单方面向神索取或请求,是否赐予决定于神,誓言却是请求神的见证,一旦违背誓言就自愿受到神的惩罚。惩罚可由神直接执行,通过各种天灾,所谓天谴、天殛;也可以由神通过或授意人来执行,或由神与人共同完成,即所谓“人神共忿”产生的结果。战争或政治斗争中,一方往往会打出“躬行天罚”的旗号,理由就是对方违背了向天作过的誓言。

尽管中国从来不是一个宗教国家,也很少实行政教合一,但对神或天的信仰却根深蒂固。上至帝王,下至平民,都相信冥冥之中有天,有神,有鬼,有菩萨,有列祖列宗在天之灵。所谓君子慎独,大多数人却是基于除了“你知我知”外还有“天知地知”。更多的人则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一时没有显灵,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果今世看不到,来世必报。正因为如此,谁都不敢随便起誓,一旦有人不惜发毒誓,如“不得好死”、“火烧雷劈”、“天诛地灭”、“来世做牛做马”、“满门死绝”、“神人共殛”,其他人就不得不接受。

但现在的党政官员、公职人员都已破除迷信,不信鬼神,不信灵魂不死,不信因果报应,“彻底的唯物语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他们还怕谁?难道还怕天谴神殛吗?

他们对谁宣誓呢?只能是对国家,对政党,对人民,对《宪法》。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必须有对国家、政党、人民、《宪法》或《党章》的信仰,相信如果自己违背了誓言,必定会受到人民的反对和法律或党纪的惩处。如果国法党纪和人民的监督不起作用,或者宣誓者的心目中根本就没有这些,那么再隆重的宣誓都不会起任何作用,或者适得其反,成为千古笑柄。

话题:



0

推荐

葛剑雄

葛剑雄

107篇文章 1次访问 8年前更新

葛剑雄(教授,历史学博士,博士生导师)祖籍浙江绍兴,1945年出生于浙江湖州。曾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现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学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秦汉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史学会理事,上海市历史学会副会长,国际地圈生物圈中国委员会委员,国际历史人口委员会委员,HISTORICAL GEOGRAPHY编委,上海市政府参事,全国政协常委等。历史地理、中国史、人口史、移民史等方面研究的著名专家。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