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葛剑雄 > 关于我辞去图书馆馆长一职的情况说明

关于我辞去图书馆馆长一职的情况说明

2007年初,学校批准我辞去当了十一年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所长,同时辞去兼任的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但任命我为图书馆馆长。在我当馆长的次年,教育部图书情报工作指导委员会(图工委)换届,我接替前任馆长秦增复任副主任,当时我63岁。此后教育部组成高校图书馆界两个国家重大项目的管理委员会,我被任命为委员,是该委员会中两位馆长之一(另一位为北大馆长)。

在学校的支持和全馆同仁的努力下,本馆的工作稍有进步,师生劣评渐少,我曾打算争取在任内建成新馆。但在校方将建新馆列入计划后,方知此事非短期内所能完成,已超过我原定任职至70岁的大限,因此在去年已向校方提出,我将在年满70岁(2015年12月)前辞职,请提前准备继任人选。在本馆职代会、高校图书馆界及部分媒体采访中,我都曾介绍过这一计划。

今年图工委换届,教育部关于换届的通知规定,新提名的主任、副主任“原则上”不得超过60岁,考虑到我在上次换届时就已超龄,并仍在担任馆长,本校、上海市和上届图工委都认为我可不受“原则上”的影响,仍推荐提名我为下届副主任。我考虑到这实际上是职务岗位,而本馆馆长一直担任此职,我未推辞。此期间,我曾向教育部主管部门建议,将图工委委员明确为职务岗位,以便与馆长一职同进退,避免出现退职离职馆长在换届前继续担任委员而新任馆长无法替换的现象。

上月下旬,有关人士透露,主管部领导否决了对我的提名,原因就是年龄太大。月初,教育部文件下达,在大幅度增加的副主任名单中果然已没有我的名字,复旦大学图书馆首次因为我而失去图工委副主任单位的地位。这已明白无误地告诉我,我的年龄已不宜担任馆长。我理解,这是教育部领导对我和复旦大学图书馆的关心,因为如果让我继续当新一届副主任,学校会不便在届中任命新馆长,更不利于实现已经太迟的新老交替,而使下一任馆长的工作更加困难。因此我决定立即辞职,其实只是将既定计划稍为提前而已。

我请求学校再次考虑我的要求,接受我的辞呈。我恳请同仁、同学像以往对我工作的热情支持一样,理解和支持我辞职,请相信这样做有利于图书馆的稳定和持续发展。请长期关心和支持我的朋友们放心,我不会离开我的学术岗位,继续担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的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并继续担任相关的社会工作(全国政协常委,任期至2018年;上海市政府参事,任期至2015年)。我的微博,除了不再@复旦大学图书馆官方微博,也会继续与网友们交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