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葛剑雄 > 雅俗如何共赏——《故事会》的奇迹

雅俗如何共赏——《故事会》的奇迹

雅俗共赏是很多文艺作品追求的目标,也是评论家经常使用的评价标准。实际上,同一件作品要获得雅和俗两方面的共同的欣赏是相当困难的,而绝对的“共赏”更不可能存在。道理很简单,称得上雅的作品本来就是少数雅人创作的;而其中够得上高雅标准的作品更不会有多少人能理解,否则就谈不上高雅了。

所以如果真要以社会大众为服务对象,就必须把通俗放在第一位。只有绝大多数读者看得懂,才会有阅读的兴趣和乐趣,才会形成可观的读者群。《故事会》能历时38年,出满500期,至今保持着400万册的空前纪录,就是高质量的通俗产生的奇迹。而《故事会》俗而不低,俗而不滥,俗而不谬,也已得到出版界、舆论界和评论界的肯定。从这一意义上说,同样做到了雅俗共赏。

38年来,同类的出版物有的如昙花一现,有的早已盛极而衰,有的短短十来年已今非昔比,《故事会》却能长盛不衰,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与时俱进。一方面社会大众是随着时代而进步的,尽管相对而言,他们的文化层次和社会地位依然处于基层或中层,但他们的实际水平已经提高,刊物如果不能同步提高,或者稍稍超出一些,就难以适应他们的需要。中国还产生了不少新的群体和阶层,如上亿从农村进入城市和沿海发达地区务工的人口,其中就不乏《故事会》的新老读者。另一方面,他们生活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中国本身的巨大变化,来自中国以外的丰富信息,使他们的视野、兴趣、接受能力、阅读方式越来越多样、多变。刊物只有以变应变,才能求得生存和发展。

更值得赞扬的是,《故事会》适应中等以上文化程度读者和青少年的需要,将讲故事的方式创造性地运用到讲中国历史,并进而运用到讲中国各民族的历史和文化。其实,雅俗的层次固然不同,传播和接受的方式却可以相互借鉴。《话说中国》取得的巨大成就,说明在新形势下中高层次的读者也需要这种讲故事的方式,因为尽管他们在某方面或某些方面已具备高学历、高学位或高地位,但在历史和文化等方面还需要启蒙补缺;也说明化整为零、深浅自如、图文结合的方式更适应更多读者的需要。

面对巨大的市场和迫切的需求,《故事会》却能坚持着“雅”。《话说中国》和《中华民族文化大系》都是依靠一流专家和权威部门,严格按照历史事实和实际情况,坚持正确的价值观和是非标准,因而不仅被国内读者当作更实用可读的历史教科书,也被国际出版界视为了解中国历史的优秀读物。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