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葛剑雄 > 答江之魂先生

答江之魂先生

答江之魂先生

    同仁转来江之魂先生在网上发表的文章《请教葛剑雄馆长的几个问题》,我想此文大概是发表在拙文《我不得不说的话:关于图书采购回扣和公开经费的说明》(载3月20日《南方都市报》及本人博客)之前,因为其中多数问题我已作了回答。但还有些问题,拙文没有涉及,或者本来我不认为有什么疑问,既然江先生公开提出,我想还是公开答复为宜。

一、真的是“购买图书花费了3090万元”吗?

    2009年,复旦大学图书馆的经费开支达到3500万元。“其中购买图书花费了3090万元”。对一个对图书馆工作不熟悉的人来说,只听葛馆长个人所言,真会以为复旦图书馆每年买了几千万元的书,图书馆再在怎么买书上来个“潜规则”,没有人会怀疑每年有数百万元的回扣。

高校图书馆经费支出主要是三大项,一是图书,二是期刊,三是各类数据库。复旦图书馆2009年买书是花了3090万吗?从葛馆长公布的账目上,我们看到,复旦大学图书馆2009年买中文图书只有477.86万,另外的2612.43万元花在哪里?外文期刊909.71万元,外文图书146.63万元,光盘数据库支出的915.6万,国际交换9.9万,……。光盘数据库是书吗?“国际交换”的费用也算买书了吗?如果说图书馆买中文图书有“潜规则”,(这个问题后面专门请教),是葛馆长计算“数百万回扣”的依据的话,那么各类外文原版书刊共支出了1686.93万元,出版外文原版书刊的国外出版社也有“潜规则”吗?听说过买中文书有“潜规则”,但没听说买外文原版书刊时,“老外”也搞潜规则吗?我不明白,在账单上的各项费用一目了然,外行人看不明白,您作为复旦大学的图书馆馆长,怎么就说图书馆一年买书花了3090万元,据此计算出您每年拒收数百万的回扣?您在图书馆管理上就是这样算账的吗?

答:这些分类统计数都是我审核后公布的,难道我自己还不知道吗?难道我愚蠢到会自己制造矛盾吗?但采访的记者或媒体的编辑弄不明白,或者怕读者不明白,自作主张“简化”了。至于回扣额的计算,自然也是他们想当然,对此拙文已作说明。

二、是“折扣”还是“回扣”?

    您说“出版社卖书给书商会打折,书商卖书给图书馆也会打折”是实情,但必须说清楚,这是“折扣”而非“回扣”!但您说图书馆购买图书时产生的回扣是“行业惯例”就不是实情了。

    实际情况是,各高校早已普遍实行每年一次的图书采购招标,招标也不是图书馆说了算,而且是由学校的招标办、财务、纪检等相关职能部门公开组织招标,图书馆只是按中标折扣进行购书,而且是按折扣价进行结算。这是高校图书馆工作者都知道的基本常识。您说“账面上的售价却是按图书上的标价进行销售”,不知哪个学校会有这样的规定和做法?社会上以为高校图书馆买什么书是馆长或采购人员说了算,实际情况是,正规高校图书馆采取的是“读者荐购”制度,买什么书是由读者推荐,所以采购的也是以专业书为主。图书馆只是负责查重,定复本,完全是服务性工作。图书公司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中标,都尽可能的减少利润,降低折扣,而且图书馆买的都是专业书为主,什么样的图书公司在很低折扣价售书时还要给图书馆回扣?他们去喝西北风吗?

您坦然公开行业内幕说,一般图书馆可以拿到发行商20%的回扣,也就是说要以定价(其实业内的提法是“码洋”,也非您说的“标价”)的80%买书。但您说的“一般图书馆”是哪些图书馆?别的省市的情况我不能完全确定,我可以准确地告诉您,我所在的省份没有哪一所高校图书馆的购书中标折扣达到80%,而是在70%-75%之间,您把哪家图书馆是 “一般图书馆”告诉图书公司,他们会万分感谢您的!

在您当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之前的2006年全国整治反商业贿赂风暴中,全国图书馆行业经受了一次洗礼,如果像您说的“图书馆产生的回扣一年可高达几百万”,肯定会有大批的高校图书馆人员锒铛入狱,结果呢,高校图书馆的工作者都还在自己的岗位中,为自己所敬重的图书馆事业工作着!

答:这些与拙文的说明并无矛盾。

三、复旦大学图书馆买的是什么书?

    您说,“500元钱以下的书可能就不会入账,发票也不到图书馆登记,”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从复旦大学财务管理的角度上,复旦大学图书馆买的书多数还会入账的,不入账的只是少数,也就是说,在您当馆长的复旦大学图书馆买的书多数是500元以上的书?浙江图书大厦总经理徐冲介绍,2010年他所在的书店售价是28.45元,北京王府井书店副总经理葛飞统计,2010年书店的书籍平均价格达到30多元。而据我所知,一般高校的理工科专业书比较贵,平均书价也只有40元左右,我不理解,复旦大学图书馆的藏书水平高到买的都是500元以上的书吗?作为馆长,您知道复旦大学图书馆的平均书价是多少吗?

    报道中称,“2009年,复旦大学图书馆的经费开支达到3500万元。其中购买图书花费了3090万元,这些图书中,1/3有出借记录,1年出借5次以上的图书占到8%~10%。 ”

    2009年买的书“1/3有出借记录”,那么就有2/3的书买来后无借出记录。图书馆买来的新书有2/3没人理睬,是这些书太深奥了,复旦的老师和学生看不懂,还是质量太差,师生不愿借来看?图书馆是为了藏书数量而买书,还是为了师生的学习需要而买书?师生不借图书馆买来的新书,说明什么?

我真不明白,复旦大学图书馆买的是什么书?

答:这是记者将不同的方面扯在一起了,并且没有正确表达。

我曾说:由我们图书馆采购的书籍,我是管得到的。但由教师或院系用科研经费买的书,我就管不到了。500元以上的书交图书馆编目,由我们验收报销。500元以下的书不需要编目,也不需要验收,直接可以报销。这是现行制度,我没有办法。

我曾说:为了使有限的经费发挥更大的作用,这几年我尽量减少复本,增加品种,该买的书,即使贵一些,还是要买。据统计,有三分之二的书没有外借记录,三分之一有外借记录,其中一年出借5次以上的书占8——10%。但我们是研究型大学,有些图书资料是必备的。

请注意,我说的外借记录,是不包括在馆内阅览的,这点我们在讨论统计数时专门研究过。三分之二是对整个馆藏而言,并没有说只指当年购书。

四、图书馆的书可以不入账,也不登记?

    有报道称,“葛剑雄作为一个现代知识分子,深知制度的重要性。” 但当了三年多的图书馆馆长,您不知道图书馆应该有严格的财产管理制度吗?难道不知道图书馆采编部门的图书财产帐有总括登记与个别登记之分吗?总括登记是对每一批入馆图书进行登记,包括购入,捐赠和交流,也包括对每一笔购书费的购书情况进行登记,形成图书馆的完整藏书记录,您对记者讲的“500元钱以下的书可能就不会入账,发票也不到图书馆登记,”是复旦大学图书馆的做法吗?作为“985”高校的复旦大学,图书馆就是这样管理吗?

   大学图书馆“500元钱以下的书可能就不会入账”,前所未闻,匪夷所思!

答:前面已作说明,不知江先生还有何指教?

五、您对高校图书馆的情况了解多少?

   您作为一名优秀的学者,在历史地理方面的研究成果斐然。作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屡次提案直指热点问题。所以您说图书馆有“潜规则”,很多人都会相信,因为您说话时强调自己的身份是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说的又是图书馆的事。但我想知道,除了对复旦大学图书馆,您对全国高校图书馆的情况了解多少?您这三年用到图书馆工作上的时间和精力有多少?对图书馆的业务了解多少?您把光盘数据库,国际交换和外文期刊等一股脑算到图书上,这种对购书费的算法,和“500元钱以下的书可能就会不入账,不登记”的表态,告诉您的馆员和我们这些从业者,您还了解图书馆的最基本的常识,不知道当您以大学图书馆馆长这一神圣身份出现在社会媒体面前,发表以上言论时,您的馆员和同行,作何感想?

答:承蒙江先生指教。我当然不需要对我没有说过的话负责,拙一是唯一我亲自写的情况,对此我负完全责任。至于我在图书馆工作用了多少精力时间以及对图书馆业务的了解程度,似不必由我作答,欢迎向敝馆同仁、复旦大学师生和高校图书馆同行了解。

六、为什么不能统计出2010年的开支?

   您对社会公布2009年的账目时,已是2011年的3月,您向记者表示,2010年度图书馆经费开支情况目前还未出来,出台后肯定会向社会公布。复旦大学图书馆2010年的经费支出情况早已是两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作为一个高校图书馆工作者,我实在想不明白,复旦大学2010年度图书馆经费使用情况就这么难统计吗?每一笔钱不是您签字后支付出去的吗?现在统计不出钱是怎么花的,也算不出来买书花了多少钱吗?我很关注复旦大学图书馆2010年买书花了多少钱,您不会再向社会宣布,2010年购买图书又花费了三千多万元了吧?

答:我已说明,2009年的经费早在一年前就公布了,高校图书馆同行早就见到,我在相关会议上早已宣布。

     由于结算、报销等方面的原因,前一年的实际支出不可能在年初算清,接着就是寒假,3月初我要去北京开两会,所以要等我回来审核,向教代会和咨询委员会报告,到4月份可以公布。今年也是如此,已准备得差不多了。今年公布的项目会更详细、准确,到时请江先生和公众审查。

七、招待客人吃快餐,一年支出6.72万?

很清廉,您说:“在我们图书馆,我坚持客人来一般不宴请,实在没办法就每人一份快餐、边吃边谈。”按您的说法,招待客人能省则省,没办法时就是吃快餐,但一年支出6.72万接待费,您让客人吃了多少份快餐啊?您的客人吃的快餐太昂贵了吧!

答:我曾对记者说过,这六万多元钱包括接待国内外来宾、业务招待,也包括内部,如工会、员工的活动,招待退休员工等。并非都用于吃饭,更不是说都吃快餐。没有分列出细目(包括其他项目),是上次公布的缺点,今年将注意改进。

八、您的非图书馆活动出差,用了图书馆的差旅费吗?

    您是一个著名学者、全国政协常委,社会声望颇高的历史学者,除了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他的社会职务、学术职务有一大串: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学风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史学会理事,上海市历史学会副会长,国际地圈生物圈中国委员会委员,国际历史人口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政府参事,……,您平时一定很忙吧?您参加这些非图书馆业务的活动时,用了图书馆的差旅费吗?这个问题您没对记者讲,我希望您的回答是否定的。如果在图书馆2009年的26.27万元的差旅费中,包括了您的非图书馆业务活动的差旅费,那么用图书馆的差旅费支出您的非图书馆业务活动的费用,对复旦大学图书馆的意义是什么?能提高复旦大学图书馆的管理水平吗?

    请您在百忙中对以上问题有所解释,以解除数以万计的高校图书馆的同行和同仁们的困惑!

答: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在我担任馆长的四年中,从未将图书馆的经费用于我其他方面的开支。相反,我尽量利用其他经费来减少图书馆经费的支出。例如,我将其他开会、讲学等与图书馆的活动合在一起,可以少花或完全不花图书馆的钱。我自己有车,自己开,从不报销油费、停车费。如使用出租车,仅限于完全属馆务者,大多数是用我自己的其他经费。手头正好有去年的经费表,将我的开支录出:

1-3月,交通费372

7-10月,交通费111

110日,出国手续费120

118日,开通校内公务邮箱费100

22日,领用校内赴美礼品989元(备用,多次使用)

35日,公务出访比利时部分费用1587.83

62日,北京出差部分费用608

624日,内蒙古出差部分旅费505.5

106日,海拉尔出席图工委会议5723

                                     葛剑雄,2011323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