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葛剑雄 > 关于图书采购回扣和经费公开——我不得不说的话

关于图书采购回扣和经费公开——我不得不说的话

在今年两会期间,我曾经说过自己是“公共产品”,无论哪家媒体,只要我有时间,没有不接受采访的;无论什么问题,没有拒绝回答的。但某些媒体的朋友似乎过度地使用了这件产品,或者不够爱护,往往为了一个能吸引眼球的标题,让我处于十分尴尬的地位。他们会说,其实在正文中我们把你说的都报道了,可惜不少读者一看标题就开骂了,根本不会再看正文。有的记者或许出于好意,或者想突出重点,常常在没有了解我所说的实际情况时,就发挥丰富的想象力,或按照自己的知识和逻辑,把故事编得完满,却将我陷于不义之地,或者把我推到同行同仁的对立面。其中有关我们图书馆取消购书回扣和我公布去年经费开支的事,已经产生了这样的结果,以至引起了一位署名“燕北布衣”的同行的质疑和批评。如果我的确是这样说了,他的批评完全正确,但事实并非如此。从北京回上海后,我在接受新的采访时已不厌其烦、尽可能详细地作了说明,可惜报道中看不到这些话,我不得不自己写出来。

第一件事是图书采购的回扣。中国公开出版的图书都是标明定价的,行内称为码洋。但这个价格是最终卖给顾客的,在出版社卖给批发商时都会给一个不小的折扣(例如六五折),而批发商卖给另售商时也会给一个折扣(例如八折),留给下一环节一定的利润空间。图书馆是采购大户,书商自然会给一个折扣,而图书馆为节约经费,当然要争取尽可能优惠的折扣,因此最终的购书价(实洋)都低于码洋。图书馆一度流行的做法,是按码洋开发票付款,供货商再将码洋与实洋的差额退还给图书馆,这就是回扣。一开始,这笔回扣成为图书馆的小金库,作为员工的奖酬金和津贴,或者用于一些无法由财务报销的开支。以后,各单位清理小金库,这笔回扣交到学校,再由学校提取全部或部分,供图书馆发奖酬金和津贴。2007年我接任馆长时,复旦大学就是这样做的。但这样做实际也是违反财政纪律的,只是将小金库从下面转到上面,而且谁也不能保证馆长或相关员工没有再得到供货商的好处。2008年我与学校商定的改变就是改为实洋采购,公开招标,取消回扣。供货商自然欢迎,因为免除了他们把书款的一部分变为现金返回的麻烦。但这必须有学校的支持,因为员工的奖酬金和津贴得由学校支付了,所以我与人事处(负责核定奖酬金和津贴指标)、财务处(负责拨款)三方签订协议,我保证全部实洋付款,它们两方保证我们员工的待遇不低于上一年水平,并随着校内平均水平提高。

我向媒体介绍的就是这些情况,从未说过是由我带头“挑战潜规则”,或者我们是第一个实行实洋采购的。相反,我在回答媒体这样做有没有压力时,一直强调没有感到什么压力,因为据我所知,大多数图书馆都这样做了。

我还说过,真正的压力来自本馆员工,取消了回扣,取消了各项收费,如果学校不拨发足够的奖酬金和津贴款,员工的收入就会下降,或者增幅低于校内其他单位的员工,自然会影响工作积极性。

至于回扣有多大,我曾举例说,如采购码洋1000万元的书,按八折的话就会有200万元的回扣。记者大概根据我公布的购书经费,计算出“数百万”的数字。有记者问过我有多少,我告诉他以前大概有二三百万。我还说明不是每笔采购都有回扣,像外文书刊、数据库是没有回扣的,有些特殊的中文书也是没有回扣的。

我确实说过,“有人提醒我不要坏了行规”,但这是针对另一件事说的——对复制古籍、旧刊本或善本,以往一般都要在复制成本以外按页收费,我们全部取消了。只要签字承诺不用于商业目的,就可免费用数码相机拍摄,对校内校外都是如此。

以上这些做法,近年来我都在高校图书馆的会议上汇报交流过,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没有引起媒体的注意而已。

第二件事,我公布2009年的经费开支是在去年5月,并非在两会期间或在教育部要求财务公开以后。由于这是公布在外网上的,上复旦大学网站的人都能看到,去年就有不少大学的馆长同行知道了,并且有人表示他们也会公布。在回答有没有压力的问题时,我说没有什么压力,我也不怕压力。有一次我对记者说:如果我年轻一二十岁,也许会怕得罪权势人物影响升迁,到了我这年纪还怕什么?当初的确有人劝我,公布经费宜粗不宜细,招待费就不要公布了,以免给其他单位造成压力。我认为,读者和公众关心的,就是我们的管理成本是多少,特别是有没有用公款吃喝,我们已采取各种措施限制公务招待,何必怕公布呢?还有人建议公布在内务网上,我认为这不符合公开的原则,还是照现在媒体上拍下来那样公布了。

我一直认为,高校内的确存在腐败,也有经济犯罪,但总的来说,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严重,包括图书馆在内。大量的问题还是不合理的制度造成的,例如,国家提高高校教师员工的待遇不是通过增加基本工资,而是主要依靠发津贴、科研经费提成、创收分成等不规范的办法,以至滋生腐败,给犯罪分子以可趁之机。我说的“自救”,就是希望通过建立合理的制度使自己避免陷入泥淖。

关注高校图书馆的媒体不妨耐心将我的介绍听完听全,也不妨到其他高校图书馆作些调查,相信能纠正一些想象和误解,客观反映广大馆长和员工的敬业和廉洁。

推荐 10